51dev.com IT技术开发者社区

51dev.com 技术开发者社区

外媒:马斯克是个杰出企业家 但却不是最好管理者

行业头条IT技术学习阅读(39)2018-10-07 收藏0次评论

  9月30日消息,据外媒报道,特斯拉电动汽车公司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法律大战可能是该公司近10年来最大的危机,而这一切都始于一条推文。8月7日,特斯拉首席执行官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发文称:“我考虑以420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资金有保障。”

  这条推文发布后,特斯拉股价飙升。但事态很快就就急转直下,马斯克的私有化提议实际上并没有得到任何人的资助,至少没有书面形式的保证。这引起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注意,该机构很快开始调查马斯克的推文是否违反了证券法,该法案禁止通过发布不准确的信息来操纵股市。

  美国当地时间上周四,在马斯克拒绝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和解协议后,该机构起诉了马斯克,要求对其罚款,并对未来的不当行为发出禁令,同时希望禁止马斯克担任特斯拉的高管或董事。特斯拉股价在周四盘后交易中暴跌逾10%,周五收盘时下跌近14%。

  特斯拉和马斯克过去曾面临大量诉讼,但这次似乎有所不同:一方面是因为起诉他的联邦政府机构是个强大的对手,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很有可能导致马斯克丢掉工作。这起诉讼让近几个月笼罩在特斯拉身上的一个重要问题再次凸现出来:马斯克仍然是领导特斯拉的最佳人选吗?

  没有人否认,马斯克的确是个才华横溢的杰出企业家,有着无与伦比的能力,可以帮助创办和发展创新型的初创企业。但管理一家大型上市公司需要不同的技能和不同的个性。马斯克也是个冲动的人,他会事无巨细地管理下属,他讨厌在犯错时承认错误。对于一家大型上市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来说,所有这些都是不好的品质,“资金保证”的推文生动地说明了这一点。随着特斯拉的成长,马斯克的责任会越来越大。

  马斯克讨厌承认错误

  上月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马斯克称2018年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困难、最痛苦的一年”。马斯克今年同样面临着艰巨的挑战,比如扩大Model 3产量。但马斯克的个人行为可能让事情变得更糟。对于任何大型企业的领导者来说,一个重要的技能就是知道什么时候缓和冲突——解决诉讼、道歉,或让批评者说了算。

  马斯克在这方面的表现不算太好。例如,今年夏天,马斯克与英国洞穴探险家弗恩·昂斯沃斯(Vern Unsworth)发生了争执,后者嘲弄马斯克建造的“潜水艇”没能帮到被困在泰国洞穴中的孩子。马斯克莫名其妙地决定升级这起纷争,在没有丝毫证据的情况下,他给昂斯沃斯贴上“恋童癖”的标签。在接下来的几周里,他又对昂斯沃斯进行了更多的诽谤,直到后者最终提起诉讼。

  这种情况多年来反复出现。今年3月,苹果工程师Walter Huang驾驶特斯拉Model X行驶在加州山景城附近的高速公路上时,在自动驾驶仪(Autopilot)控制的车辆突然撞向高速公路的护栏并起火,导致车主丧生。特斯拉的回应是将事故归咎于Walter Huang,引发了与死者遗孀的公开争执。

  今年5月,马斯克在电话会议上斥责一位华尔街分析师,理由是他提出了“无聊而愚蠢的问题”。7月份,马斯克在Twitter上发表了一篇针对美国主流网络媒体BI记者利内特·洛佩兹(Linette Lopez)的长篇大论,称这位专栏作家的文章“偏执而疯狂,以至于让任何一家他担任首席执行官的公司的每位股东都感到担忧。”

  在与监管机构打交道时,马斯克拒绝让步也导致了严重后果。今年4月,马斯克挂断了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主席的电话,后者正在调查Walter Huang的撞车事件。两人争论的原因是,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曾要求马斯克停止在调查期间就Walter Huang的撞车事件发表公开声明,但遭到后者拒绝。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最终将马斯克排除在调查之外,剥夺了特斯拉证明其技术没有错的机会。

  本周,同样的态度导致马斯克拒绝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出的和解协议。有报道称,协议中要求马斯克支付象征性罚款,但不必承认有罪。他还需要放弃特斯拉董事会主席的职位,并提名另外两名独立董事。马斯克“觉得接受和解协议会让他感觉对自己不诚实。”大概这种态度也解释了他在最近其他争端中的对抗立场。

  但在经营一家大型上市公司时,这种态度似乎不太好。有时候,首席执行官需要认识到,他的自我意识不如公司的成功以及众多股东、员工和客户的福利重要。

  马斯克做事事无巨细

  上个月,《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一篇生动的报道,马斯克要求知道为什么当有人走到一辆汽车前时,装配线要停下来。当他被告知这是一项安全措施时,这位亿万富翁企业家开始在装配线上用头撞汽车的前端。据报道,马斯克说:“我不知道这对我有什么伤害,我希望让汽车的生产持续不断。”

  马斯克粗暴的管理风格,以及他拒绝听取下属担忧的行为,可能是导致特斯拉高级管理人员流动率超高的原因之一。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特斯拉连续三任自动驾驶部门负责人离职。《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第一个离开特斯拉的人是斯特林·安德森(Sterling Anderson),因为他不同意马斯克将特斯拉汽车的硬件打造为“完全自动驾驶”的决定。

  特斯拉还失去了一系列财务高管。本月早些时候,首席会计官戴夫·莫顿(Dave Morton)在上任不到一个月后即辞职。莫顿是马斯克发布“资金有保证”推文时加入公司的。据媒体报道,在发现马斯克对可能的私有化交易会计细节不感兴趣后,莫顿决定辞职。

  马斯克上个月在给《华尔街日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解释了他的决策哲学,他写道:“在单位时间内需要做出的决策越多出错率略高,但这也比单位时间内做出决策少、出错率略低要好。因为很明显,你未来的某个正确决定会逆转先前的错误决定,前提是之前的决定不是灾难性的,而它们很少是灾难性的。”

  这是典型的创业思维。当你创办一家新公司时,最大的问题是这家公司能否生存下去。初创企业需要迅速行动,以便在资金耗尽之前实现盈利。而且,在小公司里扭转一个糟糕的决定要比大公司容易得多。但是随着企业的成长壮大,错误的代价也会相应地变得更大。有更多的员工、客户和股东可能会因为某个错误的决定而受到伤害。更重要的是,随着公司的成长,首席执行官对公司实际业务的了解越来越少。

  因此,随着公司的成长,好的首席执行官必须花更多的时间去了解他的下属在做什么,并就可能的决定征求反馈意见。如果首席执行官不做这种尽职调查,他很可能会做出有损下属工作的决定。这种官僚共识的建立往往是缓慢而乏味的,这就是像马斯克这样有创业思维的人讨厌这样做的原因。但没有真正的替代方案。经营着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如果还像创业时那样决策,他会犯很多错误。

  马斯克的“资金有保障”推文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特斯拉大概有一群律师和会计师,他们可以向他解释这条推文是个糟糕主意。传统意义上的首席执行官会花上数周时间制定出一份详细的杠杆收购计划,并让律师和其他公司高管在公开宣布私有化提议之前进行审查。但马斯克对此感觉十分不耐烦。因此,在经过几次初步讨论后,他在Twitter上发布了该计划。不幸的是,这似乎是那些不容易逆转的罕见错误决定之一,而且结果可能是灾难性的。

  马斯克能胜任当前工作吗?

  随着特斯拉走向成熟,马斯克将面临越来越多这样的挑战。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特斯拉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成长,但特斯拉所从事的业务也在发挥更大影响。正如行业分析师埃德·尼德迈尔(Ed Niedermayer)几年前指出的那样,要想在大众市场汽车行业取得成功,需要对生产过程进行大量细致的规划和严格的管理。

  汽车厂有很多很多零件必须无缝地配合。在装配线上某一点上最后一刻的变更,都可能会导致生产线上出现不可预测的变更。因此,马斯克的冲动和他喜欢压制下属的风格肯定会导致汽车厂陷入混乱。

  最成功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肯定会认识到,公司在成长过程中需求在不断改变,并调整自己的管理风格以适应这种需求。但马斯克并没有表现出多少这种自我反省的迹象。他似乎和5年、10年前特斯拉还是一家小公司时一样冲动,且不愿意承认错误。只要他继续像过去那样经营特斯拉,他过去一年经历的问题只会变得更加严重。

以上就是外媒:马斯克是个杰出企业家 但却不是最好管理者的全部内容,请多关注【51DEV】IT技术开发者社区。